•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 400-629-1995 / 24小时值班电话13911395074

美国为 什么不应该抵制一带一路? | 译论中国


笔译:



在过去三千年间,中国曾 三次向西方展示自己的经济实力。第一次是在公元前200年,汉朝的 统治者开拓了丝绸之路,与远在 中亚和地中海盆地的人民通商,蒙古帝 国的衰落和欧洲海上贸易的兴起使得此路最终被荒废。十五世纪,郑和下 西洋又将明朝和印度洋沿岸的国家联系了起来。但不到30年后,统治者 就召回了郑和的船队,在剩下的岁月中,帝国主 要关注的就只有东部和南部的邻国了。

Over the past three millennia, China has made three attempts to project its economic power westward. The first began in the second century BC, during the Han dynasty, when China’s imperial rulers developed the ancient Silk Road to trade with the far-off residents of Central Asia and the Mediterranean basin; the fall of the Mongol empire and the rise of European maritime trading eventually rendered that route obsolete.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AD, the maritime expeditions of  connected Ming-dynasty  to the littoral states of the Indian Ocean. But China’s rulers recalled Zheng’s fleet less than three decades after it set out, and for the rest of imperial history, they devoted most of their attention to China’s neighbors to the east and south.

如今,中国第三次转向西方,而且这 一次的野心也远胜以往。2013年,中国政 府宣布计划通过一系列基建投资,连接起 横贯欧亚和东非的几十个经济体,这被称为“一带一路”。有官员称,亚洲许 多发展中国家尚不足以自己进行大型的基建项目,一带一 路的目标就是通过机场、深水港、光缆、高速公路、铁路及 石油和天然气管道网络将它们联系起来,从而带 动各国走向繁荣。同时“一带一路”还有一 个没有明说但同样雄心勃勃的目标,即把中 国从以经济增长率放缓和高债务水平为前兆的经济衰退泥潭中拯救出来。中国的领导人相信,这一基 建倡议在为中国企业开拓新市场的同时,还能为 中国挣扎求生的银行和国企注入一针兴奋剂——否则,它们备 受困扰的管理者们可能会威胁到党的领导。
 


Today, China is undertaking a third —its most ambitious one yet. In 2013, Beijing unveiled a plan to connect dozens of economies across Eurasia and East Africa through a series of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s known as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he goal of the B&R, Chinese officials say, is to bring prosperity to the many developing Asian countries that lack the capacity to undertake major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on their own by connecting them through a web of airports, deep-water ports, fiber-optic networks, highways, railways, and oil and gas pipelines. The B&R’s unstated goal is equally ambitious: to save China from the economic decline that its slowing growth rate and high debt levels seem to portend. The infrastructure initiative, China’s leaders believe, could create new markets for Chinese companies and at the same time provide a shot in the arm to the struggling banks and state-owned enterprises whose disgruntled bosses might otherwise trouble the current leadership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lso called One Belt, One Road, the B&R is a massive undertaking that will shape Eurasia’s 

 

 

“一带一路”战略牵涉甚广,将塑造 欧亚地区的未来。此路从 太平洋沿岸延伸到欧洲腹地,将在未 来三十年刺激出4万亿美元左右的投资,路上经 过的国家贡献了全球70%的能源储备。但迄今为止,在对待“一带一路”上,美国不 是暗中使绊未果,就是完全避之不谈。这么做是错的。华盛顿 方面应当谨慎地将“一带一路”战略的 诸多方面予以划分,对一带 一路倡议中有利于美国的部分予以支持,并对不 利的部分予以反对。美国不 必在确保其在全球的霸主地位和支持亚洲经济发展中做抉择,有选择地支持“一带一路”实有助 于同时实现这两个目标。

 

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 中国统一称之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一系 列陆地经济走廊;其二是横贯南海、印度洋和地中海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第一 条经济走廊将通过现代化的铁路网将东北、能源丰 富的蒙古及西伯利亚连接起来;而中巴 经济走廊将连接新疆和巴基斯坦在阿拉伯海的瓜达尔深水港。中国政 府将通过在印度、孟加拉 国和缅甸投资建设铁路、高速公路、港口、管道和运河,将中国 的西南省份对印度洋沿岸国家开放。而在南面,中国正在发展“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通过投资港口和高铁,把东南亚6亿人口 的民生问题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紧密联系起来。中国政 府还志在建设两个重大铁路项目,其一将河南、四川和新疆同波兰、荷兰、德国的 枢纽地带连接起来,沿途途经中亚、伊朗和土耳其;其二,即新欧亚大陆桥,起点中国,终点欧洲,途经俄罗斯。此外,中国还 在建设一条串联起吉布提共和国(中国正 在此处建立海军基地)、肯尼亚、坦桑尼 亚和莫桑比克在红海、地中海 东部及欧洲中部和东南部的港口的走廊。(尽管中 国政府目前还未公开承认这一走廊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但通过 其已经采取的措施——诸如收 购埃及的比雷埃夫斯港及宣布建立“匈塞铁路”,其目的不言而喻。)

 

目前,国有的 建筑和工程公司承担了一带一路绝大部分的项目建设。因其背 后有政府在资金和政策上的支持,这些企 业巨头在竞标上少有敌手,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一情 况都不太可能发生改变。在融资方面,中国建 立了专门的机构来支持这些项目的发展。其中最 有名的或许便是将于1月份正 式开业的亚投行。此外还 有专注于一带一路的政府基金“丝路基金”和前身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多边发展机构“新开发银行”,它们将连同亚投行,在未来 十年向基建项目贷款2000亿美元。

 

摄于2015年6月,北京,中国国 家主席习近平和外方代表于《亚洲基 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字仪式。

 

更重要的是,中国调 整了外交政策以服务“一带一路”战略。中国政 府欢迎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上合组织,SCO),来获取 他们对一带一路的支持,并很可 能对伊朗也采取同样的策略。在欧洲,中国升 级了其和捷克共和国的关系,把布拉 格变成中国在欧的合资企业中心。在3月份的国事访问中,中国主 席习近平敲定了和捷克的商业和投资协议,协议涉及40亿美元。“一带一路”的成功 取决于中东地区的稳定,在这一认知下,中国近 期在该地区扮演了一个积极的角色,与以往 不愿牵涉其中的态度相去甚远。今年1月份,习成为 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石油禁令后首个进行访问的领导人。在访问中,他同时 会见了埃及和沙特的领导人,另外,中国也 尝试在叙利亚内战各方间调停,对沙特 粉碎在也门的胡塞武装组织(Houthi Rebels)提供了支持。2015年11月,中国通 过了允许中国人民解放军参与境外反恐任务的法律。

 

华盛顿的不以为然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一带一路”计划将 主导中国经济与外交政策。然而许 多美国对华观察家却低估了这一计划的重要性,认为这 不过是为了粉饰出中国仁慈友善形象的作秀行径,是保障 习近平个人功绩的面子工程。有中方 提出倡议最后却无法执行的数个例子在先,华盛顿认为“一带一路”计划亦希望渺茫。

 

美国官 方将这种不以为然表现得淋漓尽致。美国国 会尚未举行专门针对“一带一路”的听证会,尽管美国国会于2000年设立 了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专职监 控中美两国双边贸易与安全事务,但该委 员会同样对此无动于衷。在15年和16年的中 美战略经济对话(译者注:双方最 高级别的年度峰会)中,中美官 员们畅谈了在百余个领域的合作可能性,却只字不提“一带一路”。在他们的公开声明中,美方官员在涉及“一带一路”时也往 往采用模糊的话语。华盛顿 方面不仅拒绝承认“一带一路”的重要性,在某些 情况下还试图暗使绊子,徒然反 对创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就是其中之一。

 

这种暗 中使绊的处理手段是错误的:这么做 不但使得中国有机会在没有美国介入的情况下形塑欧亚大陆经济和政治的未来,也扼杀 了美国投资者从重大基建工程中获利的机会。而且,这种做 法尽管能够弱化“一带一路”的效果,但会将 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与欧洲经济停滞国家所急需的经济增长扼杀在摇篮之中。美国无 法阻止自己的盟友加入亚投行这一点表明,华盛顿 对中国区域经济倡议的抵制让美国与某些最亲密盟国的关系变得尴尬,因为其 中许多国家都把“一带一路”视为拉 动全球经济走出低谷的有力工具。美国的 官员们也应多了解历史知识:当跨国 基建工程的管理缺乏有效协作时,往往各 大强权间会滋生敌意。一战前法国、德国与 英国那些宏伟的铁路项目就是教训。

 

如今美 国还是没能恰当应对“一带一路”,这一点尤为值得关注,毕竟是 华盛顿在不经意间刺激了北京当局对“一带一路”的兴趣。奥巴马总统2011年发起的“再平衡”和“重返亚洲”策略虽 已被证明是空洞的,但事实 上强化了中国对被美国及其盟邦包围的警惕。奥巴马 政府把中国排除在TPP外同样 也起到了如此效果。这些举 措挫败了中国意欲进军太平洋的雄心壮志,使得北 京转向西边寻求战略机遇。此外,尽管中 国一直想提高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投票份额,但美国 在本世界头十年一直压制着中国的提议,这也促 成了北京建立属于自己的多边贷款机构。同时,由于美 国限制世界银行去投资违反美国环保标准的项目(譬如2013年,美国宣 布禁止世界银行资助新建燃煤火力发电厂),所以中 国就有了建立发展相关机构的空间,因为他 们知道在领国中能找到不那么在意环境的客户。美国超 额的国债同样给一带一路的诞生添了把火:2008年金融 危机后美国国债规模迅速膨胀,美国政府长期债券(US Treasury Bonds)的收益也一泻千里,因此把 中国这个拥有大量外汇、持有世 界上最多美债的国家推向了基础设施投资。

 

支持大兴土木

 

未来四年,亚洲各 国总共的投资资金需求约为每年八千亿美元,主要投资在交通、能源及通讯网等领域;而目前 各大发展银行只能满足不到10%的资金需求,哪怕亚 投行和其他中国的投资机构履行了他们的承诺,钱还是不够。

 

美国不 应该让大国竞争的考虑影响自身对亚洲各国资金短缺现状的关注,毕竟这 个资金缺口会对全世界的繁荣产生威胁。最重要的是,在中国 承诺了在某些亚洲国家兴建基础设施的前提下,华盛顿 不该试图利用自身与这些亚洲国家的关系影响“一带一路”的发展。要是这么做,会让哈萨克斯坦、缅甸以 及斯里兰卡等国获得不合适的权力,使得他 们有能力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挑起新的热点议题。

 

友情链接:    80彩票   爱彩票   爱彩票   大乐透开奖直播   网购彩票正规平台